虚妄的娱乐
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追寻

这档节目说出了数码产品背后的社交真相

在《90年代》里,崔健唱到“语言已经不够准确,说不清世界的世界”。三十年后,到了这个Z世代成为主流的世界里,想要去定义他们,语言显得更加苍白和无力。不过,人们依旧可以从Z世代手中的数码产品里,寻找到这个群体的群像与端倪。

为了给Z世代做一个全面的画像,腾讯新闻联合了京东电脑数码与科技厂商,进行了京东、品牌和Z世代的三方对话——这就是腾讯新闻出品的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。在节目中,杨天真作为解读者,帮助人们厘清了Z世代和数码之间的关联。

邀请杨天真来解读这个命题,是恰如其分的。作为前经纪人的她,理解如何用关键词去定位旗下的艺人;而作为现任的老板和艺人,杨天真又对标签和人设有着天然的嗅觉和灵敏度——这与科技产品在强调使用者个性方面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虽然品牌和数码产品,难以对Z世代进行准确的定义,但却能在另一种角度上,对Z世代做出群体性的画像。

Z世代的关键词,围绕着个性、喜好、反传统、性能、颜值、炫酷、未来感、自白等等关键词展开。

二次元是Z世代的一大喜好,因此华硕推出了数码偶像RO姬,并赋予了虚拟偶像以完整的人设和调性;戴尔的外星人,用性能和灯光,打造了属于未来的炫酷感;而罗技则强调在看得见的颜值背后,有一条看不见的颜值暗线,它尊重年轻人的判断力,赋予他们个性化的标签。

虽然都是笔记本,但惠普超窄边框和外星人,所服务的显然不是同一类用户。因此,在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里,杨天真和厂商,规避了硬件参数,而是抽丝剥茧地从人们是不是要穿秋裤,聊到了要怎么去理解那些科技产品的设计和价值理念。

不穿秋裤,或许带有叛逆的冲动和挨冻的忍耐,但归根结底,还是年轻人不希望被同质化、希望找到自己的调性和同类,表达自我、无拘无束的天性使然。作为社会性的动物,人们天生就会用“外物”来类化并且区分自我与他人。

像是索尼,被圈内人称为“索大好”。每当同型号机器出现时,拥有者往往会点头致意,像是找到了自己人一般暗爽。而这恰恰就是社交的起点——人们因为“外物”相识,并最终因为相似的品位和喜好,而产生交流的欲望。

在更大的层面上,京东电脑数码,是一个交流的基地。因为他具有足够大的承载量,能够让各种新新人类聚集在一起,满足他们消费和交流的欲望。这种承载,体现的并不是人们对数码产品的消费观,而是对众多信任、喜爱京东的那些消费者的责任感。在以往,消费者其实很难真正的和厂商建立连接与沟通,但现在,人有了京东电脑数码;当然,还有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。

莎士比亚说,衣裳常常显示人品。在这个线上大于线下的赛博时代,数码产品、二次元形象,甚至是皮肤,外设,才是显示“人品”的关键。用同样外设的人,往往会相视一笑,就像找到了组织和接头人——在文品即人品、衣品即人品之后,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表现自我的途径——数码品。

因此,无论是不是京东电脑数码的消费者,都能在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种情愫。这种情感上的交汇和互融,并非消费主义在作祟,而是一代人彰显自己情感的途径。十年前求爱或许会点蜡烛摆心形;现在求爱可以用手机连接1314台JBL音箱,编辑好一套灯效,写求爱信。

在数码品成为生产力和社交手段的当下,语言已经不够准确,但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却足够准确,在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的去芜存菁中,无效信息被删除殆尽,推送信息也被屏蔽在门外。嘉宾敞开心扉和Z世代做了面对面且平等的交流。不消说,这种沟通的价值和信息量,是难等可贵的。

相信借由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的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,众多Z世代不仅能找到数码产品背后隐匿的真相,更能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这个代际的个性诉求——因为这并不是一档给数码控、装机狂准备的节目,它是腾讯新闻送给全体Z世代的礼物。

在《90年代》里,崔健唱到“语言已经不够准确,说不清世界的世界”。三十年后,到了这个Z世代成为主流的世界里,想要去定义他们,语言显得更加苍白和无力。不过,人们依旧可以从Z世代手中的数码产品里,寻找到这个群体的群像与端倪。

为了给Z世代做一个全面的画像,腾讯新闻联合了京东电脑数码与科技厂商,进行了京东、品牌和Z世代的三方对话——这就是腾讯新闻出品的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。在节目中,杨天真作为解读者,帮助人们厘清了Z世代和数码之间的关联。

邀请杨天真来解读这个命题,是恰如其分的。作为前经纪人的她,理解如何用关键词去定位旗下的艺人;而作为现任的老板和艺人,杨天真又对标签和人设有着天然的嗅觉和灵敏度——这与科技产品在强调使用者个性方面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虽然品牌和数码产品,难以对Z世代进行准确的定义,但却能在另一种角度上,对Z世代做出群体性的画像。

Z世代的关键词,围绕着个性、喜好、反传统、性能、颜值、炫酷、未来感、自白等等关键词展开。

二次元是Z世代的一大喜好,因此华硕推出了数码偶像RO姬,并赋予了虚拟偶像以完整的人设和调性;戴尔的外星人,用性能和灯光,打造了属于未来的炫酷感;而罗技则强调在看得见的颜值背后,有一条看不见的颜值暗线,它尊重年轻人的判断力,赋予他们个性化的标签。

虽然都是笔记本,但惠普超窄边框和外星人,所服务的显然不是同一类用户。因此,在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里,杨天真和厂商,规避了硬件参数,而是抽丝剥茧地从人们是不是要穿秋裤,聊到了要怎么去理解那些科技产品的设计和价值理念。

不穿秋裤,或许带有叛逆的冲动和挨冻的忍耐,但归根结底,还是年轻人不希望被同质化、希望找到自己的调性和同类,表达自我、无拘无束的天性使然。作为社会性的动物,人们天生就会用“外物”来类化并且区分自我与他人。

像是索尼,被圈内人称为“索大好”。每当同型号机器出现时,拥有者往往会点头致意,像是找到了自己人一般暗爽。而这恰恰就是社交的起点——人们因为“外物”相识,并最终因为相似的品位和喜好,而产生交流的欲望。

在更大的层面上,京东电脑数码,是一个交流的基地。因为他具有足够大的承载量,能够让各种新新人类聚集在一起,满足他们消费和交流的欲望。这种承载,体现的并不是人们对数码产品的消费观,而是对众多信任、喜爱京东的那些消费者的责任感。在以往,消费者其实很难真正的和厂商建立连接与沟通,但现在,人有了京东电脑数码;当然,还有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。

莎士比亚说,衣裳常常显示人品。在这个线上大于线下的赛博时代,数码产品、二次元形象,甚至是皮肤,外设,才是显示“人品”的关键。用同样外设的人,往往会相视一笑,就像找到了组织和接头人——在文品即人品、衣品即人品之后,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表现自我的途径——数码品。

因此,无论是不是京东电脑数码的消费者,都能在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种情愫。这种情感上的交汇和互融,并非消费主义在作祟,而是一代人彰显自己情感的途径。十年前求爱或许会点蜡烛摆心形;现在求爱可以用手机连接1314台JBL音箱,编辑好一套灯效,写求爱信。

在数码品成为生产力和社交手段的当下,语言已经不够准确,但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却足够准确,在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的去芜存菁中,无效信息被删除殆尽,推送信息也被屏蔽在门外。嘉宾敞开心扉和Z世代做了面对面且平等的交流。不消说,这种沟通的价值和信息量,是难等可贵的。

相信借由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的《真知:我们的数码时代》,众多Z世代不仅能找到数码产品背后隐匿的真相,更能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这个代际的个性诉求——因为这并不是一档给数码控、装机狂准备的节目,它是腾讯新闻送给全体Z世代的礼物。


赞(0) 打赏
版权声明: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.0国际许可协议 [BY-NC-SA] 进行授权
文章名称:《这档节目说出了数码产品背后的社交真相》
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jiuyiping.com/en/2021338.html
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,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,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。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